麻辣财经:美股大幅波动,世界经济咋了?

2018-02-07 15:17:40来源:海外网
字号:

麻辣财经

这两天,全世界股民的心揪在了一起,痛并迷茫着。

2月5日,美股遭遇“黑色星期一”,道琼斯指数暴跌1100多点,跌幅高达4.6%,创历史最大单日下跌点数。受欧美市场隔夜大跌影响,包括A股在内的亚洲市场2月6日集体出现较大调整。其中,上证指数下跌3.35%,创业板指下跌5.34%。两市有400余只个股出现跌停。

在经过之前两个交易日的暴跌后,周二美股出现强势反弹,道指收高567点,上涨2.33%。

“今年的股市看不懂啊!年初上证指数连续上涨,十多个交易日收红,这一段又是‘跌跌不休’,咋说变脸就变脸了呢?”不少股民感到疑惑。

对此,一些机构给出的说法是:A股此次调整,主要是外围市场普遍大跌导致的“跟跌”。 目前A股估值处相对低位,股市投资者的整体杠杆率不高,加之中国经济基本面坚实,市场资金面宽裕,投资者无需过度恐慌。

股市波动,可能跟经济基本面无关,但股市的长期走势,还是跟基本面有很大关系的。很多人关心:全球股市波动加大,是不是经济基本面出了问题?今明两年全球经济走势如何?又存在哪些风险点?您的关注,就是我们的动力!麻辣财经采访了有关专家,来看看他们的分析。

全球经济步入周期性增长,短期回暖明显

“全球经济展望与经济风险形势分析”研讨会,日前在北京举行。对于全球经济走势,世界银行发展预测局局长阿伊汉·高斯首先给出了自己的预测:“全球经济疲软已经到了末期,接下来一个周期性的增长是可以预期的。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从短期来讲将会比较好;但是中长期看,增长的潜力仍是相对疲弱的。”

上个月,世界银行发布了《2018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3.1%,比去年的3.0%还升了一点儿。这是因为,对于一些以出口为主的经济体来说,在石油价格开始着陆后,一些国家开始出现了经济的回暖,特别是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都开始出现了加速的趋势。全球贸易与跨国投资的回暖,是导致经济增长非常重要的因素。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毕吉耀认为,全球经济好转表现为几个方面,主要发达经济体美国持续的复苏,欧洲和日本好于预期,新兴经济体里同样也是一个好于预期的表现。最主要的是俄罗斯和巴西这两个大的经济体前两年是衰退的,但去年都是恢复增长的。这样一来全球经济整个态势就比较好。

多少年来,世界经济复苏只有星星点点的微光。而现在,从少数国家到现在的全球,从发达国家到发展中国家,从经济增长、就业到贸易,是一个全面复苏的。这里面当然有中国的拉动,也有世界经济的复苏对中国经济的推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中国经济在全球的份量是相当重的,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30%左右。所以,过去几年全球经济不错或者有所好转,中国是有重要贡献的。”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认为,下一步全球经济怎么样,中国经济的表现相当重要。

刘世锦说,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这个过程是非常自然、符合市场规律的。从2016年开始,我们就提出中国经济已经开始触底,逐步进入中速增长的平台。从供给侧来讲,我国最近两三年的去产能改革,应该说还是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工业品出厂价格和工业企业利润都恢复了正的增长。

“中国经济在目前这个阶段,最需要的是做实做优,而不是人为地再次推高增速。”刘世锦表示,做实的第一步是要降风险,特别是地方债务的风险,也包括其他方面的泡沫。同时,企业利润增速要稳住。这个利润应呈现出均衡分布的状态,不仅是上游行业,要让各个行业都能挣到它应该挣的钱。这样对防风险特别是降杠杆是有利的。

中国经济稳定性增强,关键是防范化解风险

“2017年,中国经济稳增长、防风险,提质增效各方面都取得了明显成效。经济增长扭转了2010年以来持续走低的势头,比2016年还回升了0.2个点。”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所长万东华表示,去年主要经济指标出现向好趋势:全年新增就业1300万人;对外贸易扭转了持续两年的下降势头,呈现出一个稳定的增长;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7.3%,比GDP增速高出0.4个百分点,为2018年的发展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万东华认为,从2015年放开二孩政策以来,中国未来的潜在增长率可能可以向上一点。去年一年,我国新增的人口大概1700多万,而且新增二孩900万左右,占全部新出生人口的一半以上。“对2018年的经济走势,我的一个总的判断就是,不在乎它是高一点还是低一点,总体上它是在一个中高速的平台上。”

中国经济基础不错、亮点也很多,但要实现高质量发展,仍有许多“硬骨头”要啃。“中央经济工作会提出三大攻坚任务,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提到这么一个高度,我们应当好好地研究,重新认识和评估风险。”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强调。

“我们不能整天谈论风险,但不知道风险在哪里,风险是什么样,私人的风险和公共风险如果眉毛胡子一把抓,那么很可能我们是种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己的田,风险反而扩大了。”刘尚希认为,特别是要区分“公共风险”和“私人风险”,甄别哪些风险应当由政府承担,哪些由企业和个人等市场参与者承担,以及中国还有多少财政空间可以为这些公共风险买单。

“当前中国的经济风险,不能仅仅从经济增长速度一个指标来判断。控制风险一靠政策,二靠改革。”刘尚希认为,经济风险、金融风险、财政风险、社会风险、生态环境风险等都密切相关,可以相互转化和传导,不能以割裂的、孤立的视角看待风险,而应从整体上认识和评估风险。政府这只手和市场这只手必须形成合力,才能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创造条件、夯实基础。(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李丽辉)

责编:张莎莎、总编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