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视那份过年的仪式感

2018-02-01 09:38:13来源:海外网
字号:

文艺九局

在武侠小说里,绿林好汉、侠客英雄退隐江湖总爱说一句“金盆洗手”。是否真的用金盆洗了手未必可知,但是这四个字一出,一种仪式感极强的画面便生于眼前,被仪式所赋予的庄重感和严肃感也随之而生,比一句“我不再干了”要有说服力的多,令你再想挽留也不好轻易张口。而在影视作品里,当我们看到主角颇有仪式感地说一些话,参与一些行动时,往往知道后面的剧情也要有大事发生。这种仪式感,让一些特殊的时间点变得不再普通,让我们的生活在这样的时间点会泛起波澜。

如今春节将近,也往往是年俗等仪式感逐渐启动之时。然而,现如今很多人,对春节、年俗的仪式感,重视程度仿佛在降低。

当春节走过几千年的历史,来到这个物质升级、观念多元的时代,对于年的理解的确会产生一些变化,尤其是都市生活对我们传统年节思维的重新塑造。身居高楼大厦,杀猪宰羊贺新年的年庆场面定是难见;讲求安全环保,爆竹声声辞旧岁也不未必适合今日之都市春节;贴窗花、挂年画也总觉与时尚新潮的室内装修不搭,莫不如不贴不挂。于是乎很多人感慨,年味愈淡。加之奔波忙碌的生活压力,走亲戚、发红包、赴饭局让人感觉疲惫不堪,索性“一走了之”,出门游玩,图个清净自在。

年在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意义和理解。用自己舒服的方式去选择一个合适的过年方式,是每个人的权利。只是,如果因感觉不到年味、“怕麻烦”,就对过年这件事不上心、“佛系”处理,甚至将春节假日只当是一次普普通通年假的时候,无形中便在遗失掉一些值得珍视生活印记。比如,那份春节难得的仪式感。

在童话《小王子》里,小王子问狐狸:“仪式是什么?”狐狸回答:“它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对我们而言,在一年三百余天的岁月里,也应该有那样一段特殊的时光与其他时刻不同,值得用心、特殊地度过。在中华文化的几千年的历史传承里,春节便是这样一个时刻。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冻豆腐……”贴对联、挂福字,做汤圆、包饺子,过年前的各项“忙年”置备,过年中的守岁年宴,走亲“串门”,本质上都是在为这段特殊的日子赋予与众不同的“仪式”内涵。毕竟房何时都可以扫,北方的饺子、南方的汤圆一年四季都能吃到,亲戚往来平常日子也能找机会相聚。但是在这样一段特殊的日子,我们要将这些看似平常的行为集中起来,就是想为这样的时间点增添一些不同寻常的意义。所谓的过年的喜庆,很大程度上正是我们点滴的“仪式感”烘托起的。

我的一位朋友,每年都坚持给亲近的友人手写祝福贺卡。这项行为看似辛苦,却让他更深体会到过年的喜悦和对友人祝福与思念,每一位收到贺卡的人也会收到暖心的感动。我家的一位邻居老人,坚持几十年手写春联。在他看来,这份饱含墨香、亲力创作的福联,更让他感觉到浓浓的年味,春节的快乐。

因此,当我们觉得年味愈淡时,不妨想办法自己制造一点年味,未必放鞭、送礼才能体现年味,许多用心经营的“小仪式”也能让人感到丰盈的喜气。担心应酬酒桌、红包往来繁琐疲惫时,不妨和家人亲友定个新“规矩”,倡议新风气,从简从心的相聚或许更利于情谊相叙。但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因噎废食或生怕“麻烦”而放弃这些应有年节仪式。未必要说这是对传统节庆风俗尊重与传承这样的宏阔道理,哪怕只是为让我们新的一年,有一个“像模像样”、不同寻常的开始。(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文艺九局 叶观晨)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责编:吴正丹、武晓芸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