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女主持: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中国统一

2018-01-23 22:03:39来源:海外网
字号:


日月谈

“我觉得我就是个中国人,希望有生之年看到中国统一。我就有这样一种自觉。”录影棚中的黄智贤言辞犀利,立场鲜明,走出录影棚的她同样说话铿锵有力,对自己的观点毫不隐瞒。在她看来,台湾人是中国人的回答就如同1+1=2这样简单,丝毫不需要论证。

黄智贤是中天电视台《夜问打权》节目的主持人,这一档节目通常针对各种台当局不公不义之举作揭发、批评,可以说是一件容易得罪人的差事。“都是金庸惹的祸。小时候看多了,所以我总是想打抱不平。”黄智贤打趣地说道。

图片 1

图为黄智贤女士近照。

飞弹打三峡?想都不可以!

见到笔者的时候,黄智贤一直表达着歉意,因为她的弟弟、淡江大学整合战略科技中心执行长苏紫云教授前几天在讲座上称“两颗导弹可以摧毁三峡大坝”。尽管苏紫云后续又说导弹打三峡大坝是不允许的云云,但还是在两岸舆论场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也受到姐姐黄智贤在节目中和私下的严肃批评。

“大陆人民是我们的同胞,飞弹打三峡,这是想都不可以想的问题,是反人类的行为,应该在有人提问时就要坚持堵回去,而不是考虑说几颗!”在黄智贤看来,这样的言论深深伤害了大陆同胞的感情,内心充满歉意。

图片 2

图为黄智贤女士在脸谱上对弟弟苏紫云所谓“两颗飞弹打三峡大坝”的批评和谴责。

“我真的打心里把大陆人民当自己的同胞。现在到大陆,不管是江苏、福建还是湖南、上海,我到哪里都觉得那里的人是我的同胞。我现在去拍大陆的现况作为节目素材时,看到大陆的飞速进步,我感觉很高兴,而不像有的台湾人感觉受到了威胁。”黄智贤说,这样的想法也和小时候的经历密切相关。

“当时很多朋友是外省人,他们的妈妈就是所谓的“眷村妈妈”,都会帮我带便当。我觉得他们都是自己人。外省籍的老师会用自己的薪水买小礼物,奖励给作文好的学生,没分是外省还是本省。”后来,黄智贤读博时来到长沙。有一次排队买臭豆腐,当老板知道她是台湾人时,主动说不用排队,还当即送了她一份。“其他排队的大陆同胞瞬间扭过头来看我,也纷纷说‘台湾来的不用排,你先你先’。那一刻我深刻感受到,两岸就是一家人。”

朋友不敢在她脸谱上按赞

可是,黄智贤统派的立场却和家人格格不入。除了弟弟的深绿立场,哥哥黄伟哲是民进党“立委”,目前也在参与民进党内台南市市长初选,父母及老家周围的人也都属于“绿色光谱”。“所以一些‘台独’支持者都骂我是‘台奸’。他们觉得外省籍的人支持统一也就罢了,你一个本省家庭出来的孩子也‘改换门庭’,实在罪不可赦。”黄智贤苦笑地表示。

然而,黄智贤从来没有觉得是自己有什么忽然间的变化,变的是整个社会大环境,同时这种环境影响了周遭的人,让他们在“绿色恐怖”的蒙蔽、威胁下压抑了中国人认同。

“我们以前的课本上会写‘做一个活活泼泼的好学生,当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可是,从李登辉开始,在各种“独”派势力的操纵下,大家的价值观开始扭曲。他们抓住闽南族群对台湾的本土情感、对闽南文化的自豪,以及对大陆的不了解、对未来的恐惧,操弄人的情绪,一次次地进行宣传、动员、洗脑,改变了很多人的看法。我的哥哥弟弟也是在这样一种氛围中出现了变化。”

图片 3

过去台湾课本上或练习本会写上“做一个活活泼泼的好学生,当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黄智贤说,即便有的人没有因此产生变化,但也因为“绿色恐怖”带来言语上的压制。比如过去台湾人说话时,会说“我们中国人如何如何”。可是现在,他们会说,“我们中……”忽然间又改口说,“我们台湾人”如何如何。他们其实是害怕被贴上“亲共”的标签。“很多大学教授告诉我,他们连在脸谱上帮我按赞都不敢,他们怕这个情况被领导、同事看到,会被认为是认同我的理念,也就是认同统派,那他们在系里就混不下去了。这就发生在当下。”

真统一了,不少人会去缝红旗

虽然在现在“绿色恐怖”的氛围下很多人不敢大声说自己是中国人,但黄智贤认为,大部分台湾人在心中自有答案,真正要“台独”的人微乎其微。“台湾有一大批人被称为‘维持现状派’,一般不对统‘独’问题表态。可是如果问他们,假使不能维持现状,那将如何?据统计,这些人里会有62%的人认为,和平统一对台湾最有利。只有27%的人坚持要台“独”。但如果真的要因台“独”爆发战争时,这27%立刻降至10%;假设真的打起来了甚至兵临城下,坚持台“独”的比例更是降到2%,可以说没有多少人会真的为台‘独’而战。”

“因为很多人喊台“独”要么是被骗,要么是为了利益,假如一觉醒来发现两岸统一了,他们就不会做别的事情,只会缝制五星红旗而已。”黄智贤这样讲道。

而她觉得,台湾多数人对大陆保持正面的态度,尤其是十九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在台上作报告时的形象,让很多台湾人很受鼓舞。其中一个细节让她印象深刻:当时她到餐厅吃饭时,大家在看到习总书记作报告时会停下吃东西抬头看,有的甚至还站起来,表情很专注。 “十九大报告内容和习近平总书记作报告的过程,大大扭转了台湾人对大陆的观感。以前被民进党操纵舆论时,大家总觉得说,大陆人都欺负台湾人。但是十九大报告透露出两岸一家亲的理念和举措,让大家感受到大陆的善意。而且大陆发展的突飞猛进与台湾的经济颓势相对比,让很多人更对统一有向往。”

“所以我觉得,两岸人民坚持相爱,永远相爱,不管民进党他们搞台‘独’,两岸继续交流继续往前走,大陆也继续更进步、更文明,台湾的人会懂。但我希望这一天快一点来,不然吃亏的终究是中华民族,尤其是台湾人民。”黄智贤这样总结道。

附录:黄智贤专访节选

1、听说您年轻时经历比较复杂,曾经考上过北一女(台湾最好的高中之一),但高二时却辍学;之后打了7年杂工,干过很多种职业;在美留学期间到过美国48个州,在英国读硕士也几乎走遍欧洲。这些经历,对您现在从事的工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年轻的时候我求学过程很周折,这种周折代表着我对人生的探索,让我思考究竟未来要往哪里去。因为父亲是医生,所以他很希望我学医。但那不是我想走的道路。后来我父亲到学校跟我说,如果你将来不学医,那你就不要读了。经过思想斗争,我最终选择辍学,开始打工。在7年的时间里,我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比如在高速公路拔草,当油漆工,洗车,开出租车,端盘子,到情侣酒店煮咖啡。经历也是各种各样,比如开出租车载过黑社会老大。那样的经历对我来说很珍贵,我更了解基层民众生活的艰辛。我知道那种每天早上一醒来就要为了微薄的薪资,做重复工作的艰难生活。我知道哀哀无告是什么意思。

而后在美、在英留学期间,我对国际社会有了更多了解,比如我了解美国在拥有自由的同时也充斥着贫富差距和种族文化冲突的问题,我了解欧洲虽然不大但各国人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认同,而且还可能有偏见。

所以当我最后成为政治评论员的时候,我带的视野是比较国际的,同时也很明白普通百姓的心理,很多时候也能看穿事情的本质。

当然,我从小开始一直属于“党外”(台湾开放党禁之前与国民党抗争的群体,后来很多加入了民进党),所以我很知道民进党人的思维,我知道他们做事的时候目的为了什么。但是这样也让我受了很多苦,因为有时候说实话是不被人欢迎,甚至被打压的。

2、政治立场的不同造成的家庭隔阂,在台湾是普遍的吗?统“独”之争对于台湾民众来说意味着什么?

因为我们家是绿色家庭,又处在深绿的选区,所以民进党选民对我这个统派非常恼怒,他们对于本省籍却支持统一、批判台“独”的人万分痛恨,认为我是本省人里的“叛徒”。

统“独”议题渗透于台湾社会的各个肌理之中。蓝营的人一般被认为是统派,但他们现在很多也不愿说自己支持统一,只是说反对台“独”。而“独”派的人则是很凶、很张扬的,会很团结。

因为绿营掌握了各种社会资源和话语权,所以很多人觉得说我想生活下去,我对于意识形态、对于国族认同、对于是不是中国人,我干嘛计较?大家觉得闷着头有饭吃就好了。所以这种氛围也导致台湾的统“独”声音失衡很严重。

3、2004年,您写了一本书《战栗的未来》,批评民进党在台湾建构“类法西斯环境”。十几年过去了,民进党重新执政,您现在如何看待您当时的观点?会有“绿色恐怖”的感觉吗?

这本书当时写作时就被“恐怖”到了。在号称自由民主的台湾,那些连锁书店不敢上架这本书。太阳花运动时,我写了一本书批判太阳花,一样也不能上架。我写《战栗的未来》时,就提到民进党当时对教育、对媒体的控制,还有两颗子弹的事件,能感受到他们对权力掌握的恐怖。这里让我把民进党跟纳粹做比较,发现他们有惊人的雷同。纳粹当时为了要夺权,他们在魏玛共和时期通过民主选举上台,但又同时通过恐怖手段对待知识分子和媒体,比如砸报社、烧有反纳粹书籍的书店。他用恐怖手段,通过民主选举方式达到夺权的目的。而这也是民进党的手段。

图片 4

图为黄智贤的著作《战栗的未来》,书中对比了纳粹与陈水扁执政时民进党当局的行为。

陈水扁执政的一段时间他威胁说要关“亲中”的电视台,他纠结了一批“台独”人士把守我所工作的电视台门口,看到我们就骂我们“台奸”!他们会拿着棍子追打电视台的人,而警察就在旁边看。还有像会抽走电视台的广告,调动人员,拿走电视台执照,用种种类似的手法来逼迫媒体禁止对民进党的批评。因为台湾现在经济情况不好,企业的广告不多,所以都亟需当局投入的广告。所以如果节目对民进党当局批评的太凶,经营部门就会施压节目部,表示这样会影响广告收入和媒体经营。

4、去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日,针对台当局“噤声”的状态,您在《夜问打权》中连续提出要蔡英文正视这件事情,应当出来悼念遇难者,谴责日本迄今拒不道歉的行为。是怎样一种理念支持您这样去做?您认为为何蔡当局选择“噤声”、并在许多行为采取媚日的做法?

我为什么要这样去做?因为从小看金庸小说看多了,有侠者“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习惯。

去年12月13日前后,我对当局针对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日噤声的状态很愤怒。就算再没有人性,就算你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也不能不承认这件事情。你也要有人性。日本军国主义者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本身就是反人类罪。那么大的罪行,你都必须谴责。而且台湾本身也被日本殖民了50年,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地区,我还没有听说过被殖民者会怀念侵略者的。更何况,日本人统治台湾50年,最起码杀了60万台湾人。所有歧视台湾人的行为更是罄竹难书。

所以我觉得蔡英文再怎么假,也好歹提一句“今天南京大屠杀,我们表示哀悼”,十秒钟结束好不好?我都还觉得她像个人。我当时在想,你是个人吗?你怎么可以讲都不讲?况且你还是所谓“中华民国”的“总统”,拿着这个职位的薪水,而当时南京就是中华民国的首都。按照台湾现行法规(例如“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大陆地区人民也是我们的同胞。你怎么可以无视至此?

同时,我也很难过台湾当天的媒体都很沉默,我觉得不可思议。但这个不可思议的背后是有原因的。就是集体被压抑、被抽调的记忆。如果去问大家,怎么会没有人记得南京大屠杀?所有媒体噤声,就是背后受到了操作和压力。而我所要挑战的,就是这种没有人性、没有良心、没有史观的做法。

去年十一月份,我到南京去采访拍摄南京大屠杀相关内容,在纪念馆前刻有遇难者名字的墙上,我看到那些名字都是普通百姓的名字,比如王老太太的孙子,张大妈的儿子,他们怎么杀得下去?我之所以在我的节目里这样呐喊,就是唤起台湾人对南京大屠杀的记忆,对同胞曾经遭受的苦难的感受。

图片 5

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日当天,台湾主要报纸不只是头版内容不涉及这一话题,翻遍所有版面也不见相应内容。

5、您提出过,台湾应该自己上谈判桌寻求统一。那在您看来,台湾如果主动跟大陆谈统一,手中会有哪些谈判筹码?

我觉得,台湾人就是中国人,台湾的前途就是与大陆统一。将来统一后,台湾的前景会很好。如果台湾人可以坐时光机,一定能看到美好的未来,这样的话他们怎么会不想统一?但在当下,两岸还需要动员各种资源和力量对抗台“独”。

如果台湾主动上谈判桌,有什么筹码?最大的筹码,就是两岸都是中国人,自己人就什么都可以谈。而“一国两制”的方针,可以让台湾保持现行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各种各样的情况,都可以摆在谈判桌上谈,我认为台湾失去的会非常非常少,唯一失去的是台“独”的自由。当然,这失去的越早越好。而台湾一些独特的经验,对大陆会很大的帮助。两岸合力会不只一加一大于二,甚至大于五。这也是美国、日本势力那么恐惧中国统一的原因。(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日月谈工作室 柴逸扉)

责编:张莎莎、贾雯帆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