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蔡岳勋:为什么我没选择“深夜火锅店”

2017-06-19 11:10:59 环球时报
分享:

15日,蔡岳勋在上海被媒体团团围住,从剧本改编、场景选择,到人物造型、服装,再到食物设计,这位曾因《流星花园》《痞子英雄》走红两岸的台湾名导,一一做出回应。

  “为什么不早点把赵又廷放出来!”在遭网友近一周的“炮轰”后,第六集赵又廷的“整容式演技”让《深夜食堂》的豆瓣评分“飙升”了0.2分。在此之前,这部黄磊主演的国产剧因大量复制日版情节、广告硬植入、泡面三姐妹(上图)等槽点,让网友毫不留情地给出豆瓣至今的最低评分:2.3分。“不是模仿日本人的居酒屋,或是抄袭日剧”——能站出来回应种种质疑,该剧导演蔡岳勋很有勇气。15日,蔡岳勋在上海被媒体团团围住,从剧本改编、场景选择,到人物造型、服装,再到食物设计,这位曾因《流星花园》《痞子英雄》走红两岸的台湾名导,一一做出回应。结束《环球时报》这个当日最后的采访,已是深夜12时。

  “漫画作者希望保留”

  环球时报:《深夜食堂》被批评与日本剧集相似度太高,你怎么看?

  蔡岳勋:我必须要先说一件事——我们的创作源头是日本漫画,日剧的创作源头也是日本漫画。我们都是取得日本漫画改编权后各自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深夜食堂。我们的拍摄跟日剧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日剧跟我们都来自于漫画,所以有很多相似之处,这点我是完全理解的。

  我们决定拍《深夜食堂》时已经有相关日本剧集,我们也特意去看了那部剧,我还跟安倍夜郎先生(原著漫画作者)碰了面。安倍先生理解并支持我们的电视剧会对原著有一些改变,他只希望保留几点:第一,老板左眼的那个疤不要动,连位置都不要改。我追问他原因,安倍先生笑而不答——我想这可能与他人生中的某段特殊经历或某个重要任务有关吧。第二,老板不要有特定的背景设定。第三,剧中不要有“大菜”,所有的菜更贴近普通百姓生活——观众看完剧之后打开冰箱,想吃就能把这些菜做出来。最后一点,就是不管角色多有钱或多有名,最终要把他拉到普通百姓的世界里来完成。这四点是安倍先生的创作核心,了解这些后我们就开始着手改编。

  我们也做过研究,什么才是属于我们自己应该要有的一个底层边缘的深夜食堂文化?我们不想再像漫画和日剧那样摆在歌舞伎町的繁华背后的小巷子里,所以最终选择一个人来人往、充满流浪感的码头。在这个码头上,一些西方列强曾在租界时期留下很多具有本国特色的建筑,这种建筑在中国的大连、青岛、上海、香港澳门,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都有——无论是中国人还是东南亚的华人,其实对此都留有一种孤寂的记忆,所以我们最终选择在港边旧式西方建筑体的一个码头仓库里面,完成一个所谓城市边缘底层的繁荣生活区。其中一个最奇特的店,就叫做深夜食堂。

  “也考虑过变成火锅店”

  环球时报:有观众认为中国的“深夜食堂”更像日本居酒屋。

  蔡岳勋:食堂其实不是一个居酒屋,剧中的那个吧台,其实是我们对于原著核心精神的重要保留。就是因为那样的一个吧台,老板跟客人才会有一个面对面的关系,客人之间的距离也非常近,这也是支撑故事继续发展的关键。我们也考虑过把它变成热炒店、火锅店,不过那就会出现一个问题:老板在厨房或者柜台,所有客人一桌一桌地坐着,客人是互相侧对或者背对的……这样的话他们之间的连接会消失。

  还有人说服装抄袭日剧,说厨师服太日式。其实我们生活里面有很多厨师的衣服都很类似,很多人是穿剧中这种斜交领的。对此我们做过很多准备跟研究,上百度打“厨师服”三个字搜出的图片,80%都是偏西式的厨师服。我也问了很多人:中国的厨师服应该是什么样?也没有得到统一的答案,比如中山装或者唐装。

  环球时报:还有观众吐槽剧中的食物红香肠不是中国食物,你怎么看?

  蔡岳勋:红香肠是我们对漫画的尊重。阿龙(食客)跟红香肠是漫画的标志,

  就像熊猫之于四川一样。如果一定要把吧台文化、服装和红香肠归类成日本化的话,我也理解,能接受。但是所有的故事,我并不认为有日本感。

  “我看了网友的深夜食堂故事”

  环球时报:现在还有网友自发给《深夜食堂》写中国故事,你看了吗?

  蔡岳勋:你说的那些写给深夜食堂的故事,我有看过。我觉得有很多其实是对的,他们说的很多都是属于真正中国生活上更日常化的一些东西,但电视剧《深夜食堂》说的很多故事,也是源自于中国的。只是从戏剧的表现方式与类型上来看,写实的生活剧与具有美学观点、传奇色彩的电视剧,这两种风格的创作思维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过去的作品,从《流星花园》《战神》到《白色巨塔》,多少都有一些美学思维和我个人的浪漫主义在里面。

  环球时报:当初是什么契机让你接手这部剧?

  蔡岳勋:我接触这个漫画应该是四年多前,当时我还在做《痞子英雄》电影。因为《痞子英雄》跟日本有合作,日本版权方每次来跟我开会时就会推荐《深夜食堂》,说这部漫画最近在日本很红,问我有没有兴趣拍成电视剧。其实我从《白色巨塔》之后不太想拍太人文的东西,我需要挑战一些有工业技术和商业叙事能力的题材和创作,所以就婉拒了。不过这位日本版权方的朋友每次来开会就说一次,所以我最后就答应他“一定去买一套漫画来看看”。一次出国路上,我买了五本《深夜食堂》漫画,在飞机上很认真地看。我发现这部漫画有个很奇妙的魅力,很多篇章都让我在毫无防备之下落泪——这部漫画是可以真正碰触到人类灵魂的,而不是靠剧情堆积出的情绪,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奇特的作品。于是我就把这个漫画交给团队,请他们认真评估沟通,是不是可以在当今这个时代来操作一个这样具有治愈能力的题材。

  环球时报:《深夜食堂》是你第一部和中国大陆合作的电视剧吗?10年前香港导演刚刚北上拍片时经常被说“水土不服”,你会有这种感觉吗?

  蔡岳勋:《深夜食堂》其实不是我跟中国大陆合作的第一部戏。在《痞子英雄》首部曲中,我已经尝试融合两岸的表演者,黄渤跟赵又廷的组合就是我们做的第一个尝试。我希望让两岸三地的表演者能够融合在一个共通的环境下。其实对我来说,并没有“水土不服”那么严重,但确实可能会在叙事方式、对大陆生活模式和细节等方面,了解得并没有那么的完整。所以在工作上确实有很多细节是需要仰赖大家一起努力。

责编:满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