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迪拜上海连通法院系统

2016-11-10 09:02:26 中国经济周刊
分享:

"迪拜周"选在上海或许颇有深意,两座城市都脱胎于小渔村,都有一条母亲河,同样是“金融立城”,都有自由贸易区,都将科创作为发展驱策力,就连承办世博会都有着诸多共同语言。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劳佳迪 | 上海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43期

  恐怕很难再找到一个像迪拜这样富有戏剧性的经济体:上世纪60年代还是偏居一隅的荒漠小镇,因为发现石油获得第一桶金,世界第一高度的摩天楼、七星级酒店、被戴上“第八大奇迹”冠冕的人工岛屿、全球最大人工港和航空港等等,为它彻底贴上“土豪圣地”的标签。巅峰时期,全球五分之一的起重机在这里运转,25万建筑工人不舍昼夜,挥霍于工程建设的真金白银竟然达到了世界银行重建整个伊拉克预算的两倍。

  然而,2009年一场排山倒海的债务危机一度将金光闪闪的迪拜打回原形,原本建立在沙堆上的神话近乎一夕破灭。不仅房价泡沫粉碎坑苦各国投资人,债台高筑的迪拜政府也不得不断腕求生,重组主权投资机构,即最大的国营财团。

  但这显然不是整个故事的终点。在短短7年时间里,当初险些引爆主权债务危机的迪拜再度开始了它充满野心的征程。曾经鞭策这座小城从渔业成功向贸易旅游经济转型的危机感,又让它从金融危机中迅速复苏。

  10月27日开始的“迪拜周”地点选在上海或许颇有深意,两座城市都脱胎于小渔村,都有一条母亲河,同样是“金融立城”,都有自由贸易区,都将科创作为发展的驱策力,就连承办世博会都有着诸多共同语言。那么,未来迪拜和上海之间的关系又给人们留下了哪些想象的空间?

  迪拜经济复苏“向东看”

  阿联酋外贸部副部长阿卜杜拉·阿勒萨利赫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列举了一系列数字,说明中阿之间紧密的伙伴关系:“2016年两国的双边贸易总额预计达到548亿美元,较1984年的6300万美元而言是一个巨大飞跃,在过去6年中保持了年均16%的增速,华人社区规模也在过去10年中增长了4倍,超过20万华人在阿工作、学习和经商,去年一年阿联酋就迎来超过50万中国游客。”

  而身为阿联酋第二大酋长国、中东22亿消费者的门户,迪拜复苏抛出的最大一根橄榄枝正向着东方,更确切地说,就是抛向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来自中国的巨额贸易和天量旅游消费,正是迪拜经济复苏的“钱袋子”。中国对迪拜经济的“支撑”远远超过了作为其第二和第三大贸易伙伴的印度和美国。

  据记者了解,2015年共有45万中国游客到访迪拜,较上年激增29%,几乎占到中国游客造访阿联酋人数的90%;中国也是迪拜杰贝阿里自贸区目前最大的贸易伙伴,去年的贸易总额达到480亿美元,在整个阿联酋的占比同样举足轻重;而在迪拜,当地人口中约有10%来自中国。

  由迪拜王储马克图姆设立的猎鹰国际投资总经理丛宏彬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去年共有超过4000家中国公司在阿联酋经营,其中,在迪拜商会注册会员的中国公司超过了1700家。

  另一个可以反映现状的数据来自阿联酋航空,其中国航线的峰值客座率高达95%,而阿航又是迪拜国际机场的基地航空公司,2014年迪拜国际机场取代过去十几年的“霸主”伦敦希斯罗机场成为全球接待跨境游客最多的枢纽机场,中国游客搭乘阿航前往非洲、欧洲经常经停迪拜,中国游客也成为迪拜国际机场的中坚购买力。

  2014年曾有数据显示,当年中国游客占迪拜机场旅客总吞吐量的5%,却为机场贡献了13%的免税收入,2015年,尝到甜头的迪拜免税店立刻雇用了448名会说普通话的雇员,安装了汉语提示牌,并接受人民币和中国银联的信用卡消费。

  不过,这些数据在阿勒萨利赫看来都是“过去时”。“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迪拜作为‘一带一路’上的重要节点,会发挥显著的优势,这也将进一步深化迪拜乃至阿联酋与中国的经贸合作,上述所有数据都将在未来被不断刷新。”他对记者如是说。

  “迪沪”连通法院系统

  随着贸易往来的日渐加深,迪拜和上海这两个国际金融中心城市也在寻求更深一步的协作。记者在“迪拜周”现场看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与迪拜国际金融中心法院签订了司法合作协议,双方同意协力实现共同战略目标,为未来进一步的司法协作奠定基础。

  据悉,迪拜国际金融中心法院是第一所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紧密合作的外国商事法院,双方通过签订协议加强上海与迪拜之间的贸易及商业往来,并为两市贸易活动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这在阿联酋历史上是第一次,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第一次,我们两国的法院系统对接了,这个谅解备忘录是史无前例的,现在全世界的电子商务规模巨大,从上海到迪拜,再到伦敦、悉尼、北京和新加坡,以及哈萨克斯坦、巴西等国家,这些管辖区的法院都需要实施对接,这正在变成现实。”迪拜国际金融中心法院主管兼高级司法常务官员马克·比尔爵士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时表示。

  他这样对记者解释法院系统连通的重要性:“比如有一人和你签订合同,约定付100万元的货款,但没有付款就坐上飞机走了,如果法院系统没有连通,你可以在上海告他,可以拿到要求他付款的判决书,但是没有任何效力,一旦法院系统是连通的,你可以拿着判决书到迪拜的法院系统追索这笔货款。”

  在他看来,一旦世界各地的商事法院实现了连接,使全球业务更加安全可靠,就会催生更多的全球业务,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推动各国的经济发展。“过去各国法院系统都是孤立的,但是商业是全球化的,我们也希望通过商事法院的连通,推动商业的发展。”

  马克还表示,从法院系统来讲,迪拜和上海还有很多互相学习的空间,“我们的法院系统被认为是全世界最发达、最先进的商业法院系统,打造了世界上第一套智能法院系统,也就是说人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智能手机参与到法院的程序当中,但是当我来到上海的法院参观学习之后,意识到在运用先进技术来解决民商事件、民商纠纷方面,我们还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向上海学习。”

  两地自贸区拟签合作协议

p78

p79

  不仅是将商业法院系统对接互联,拥有中东最大自贸区的迪拜,和成立三年的上海自贸区之间也有深入连通的可能性。迪拜杰贝阿里自由贸易区副首席执行官、首席商务官易卜拉欣·阿勒贾纳希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我们前几年造访过上海自贸区,和上海自贸区以及深圳自贸区都建立了联系,希望鼓励中国的企业家去其他城市,在全球进行业务扩张,当然也想吸引他们到我们的自贸区建立自己的总部,所以我们已经在计划和上海自贸区签订协议。”

  据他透露,这将会是一种合作式协议,“我们希望两边可以互相交换一些想法、数据,让公司可以互相走动,让两个自贸区之间产生一些联系,我们也希望上海这边的客户到迪拜去,鼓励两边公司进行相互沟通,看看各自的潜力是什么。”

  “我们会在中国进行更多的路演、论坛,以及各种各样的会议,希望给中国公司提供服务,自贸区里面还有一个专门的中国团队。最近我们会投资一笔钱,专门针对中国公司的需求建一栋楼。”他对记者如是说。

  记者了解到,迪拜从历史上来看就是一个货物和交通的枢纽,别国和迪拜交换货物,再把货物卖到第三国,杰贝阿里自贸区建立后给出的税收优惠堪称“举世无双”。

  阿勒贾纳希介绍,“在整个迪拜地区,50年内不用上公司税与个人所得税,50年之后,自贸区之内还是免税的,所以这是很大的激励机制,自从一个公司进入自贸区,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会帮助它上牌、认证,如果要去别的地方获得执照认证,可以从自贸区开始申请完成所有手续,算是一站式服务。今天在我们自贸区的公司,贡献贸易900亿美元,这个是迪拜整个GDP的21%,尽管零税收,却对拉动经济的影响非常大。”

  对于上海自贸区不以税收优惠政策,而以制度改革为主的做法,易卜拉欣·阿勒贾纳希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坦言,在当今任何一个自贸区内,税收优惠仍是主要的优惠,“没有人像迪拜自贸区这样实施零收入税和公司税,但5%或10%是通行的做法,如果上海自贸区适度调整税收优惠政策,对公司而言是很大的吸引力。”

  迪拜开用人民币清算

  “迪拜周”现场,此前媒体曝出的迪拜人民币清算中心也被官方证实。《阿拉伯新闻报》今年8月报道,中国央行将于今年末在迪拜设立人民币清算中心,负责各项人民币清算业务。

  作为迪拜人民币清算银行的中国农业银行迪拜分行总经理方敏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目前该中心确在筹备过程中。由于迪拜是中东海湾地区最大的国际金融和商业中心,同时也是货物贸易的转口集散地,离岸人民币清算中心的建立显然会对整个地区的贸易和投资增长产生深远的影响。

  “从整个地区未来发展的前景,包括其与中国的投资与经贸往来来看,我们一直认为迪拜作为未来离岸人民币市场是大势所趋,农业银行2013年入驻迪拜,在背后积极推动了去年12月两国央行之间关于人民币清算安排备忘录的达成。”方敏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熟悉在迪拜中国企业情况的他还表示,由于本地法律等特殊原因,官方统计的中迪双边贸易额的数字其实小于实际数字,“在大量的贸易投资中,为中资企业提供人民币结算服务,是所有企业的呼声,再加上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能够让更多中东地区的贸易商、投资人真正接受人民币。”

  “因为受历史上是石油输出国的影响,中东国家的货币和美元是联汇制,所以接受其他货币对他们而言意味着承受很多汇率风险,因此轻易不愿意接受其他币种,但现在阿联酋‘向东看’,加强与中国之间的经贸往来,形成了很大的契机,在下一步应该能够看到以迪拜为中心、为枢纽辐射,将会激发整个中东的人民币市场。”方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另据记者了解,早在2015年4月,卡塔尔已率先建立了人民币清算中心,工商银行也成为中东地区首个人民币清算银行,大大降低了交易成本,节省了交易时间。而在SWIFT国际交易网络中,阿联酋已经成为中东地区使用人民币对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直接付款最积极的国家,2015年人民币支付比例高达74%。

  “迪拜国际金融中心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已经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网络中高度协同的体系,随着贸易活动的增长,随着人民币境外清算业务的发展,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迪拜国际金融中心会有更加密切的合作。”迪拜国际金融中心首席执行官阿里夫·阿米尼补充道。

  “上海金”基准价首次走出国门

  人民币想要真正实现国际化,自然也不能缺少真金白银的储备支撑,好消息是,中国的黄金定价权也迎来里程碑。迪拜黄金和商品交易所在“迪拜周”现场宣布,已与上海黄金交易所达成“上海金”基准价授权使用协议。根据协议,上海金交所授权迪拜黄金和商品交易所在其开发的以离岸人民币计价的黄金期货合约中,使用“上海金”基准价作为该合约的现金结算价。

  据悉,迪拜黄金和商品交易所成为首个利用“上海金”开发衍生品的国际交易所。记者了解到,“上海金”基准价是上海黄金交易所通过集中定价交易业务为全球投资者提供的一个公开、透明和可交易的人民币黄金基准价格。截至9月底,“上海金”集中定价交易业务已累计成交384.26吨,成交金额为1054.52亿元。上线以来,“上海金”基准价已陆续被黄金生产企业作为套期保值交易贸易结算的基准,也被越来越多的国内商业银行当作黄金租赁、抵押等黄金资金融通的计价依据,与“上海金”基准价挂钩的黄金金融产品不断面世,但走出国门尚属首次。

  长期以来,黄金现货市场以伦敦为中心,黄金期货市场则以纽约为中心。随着中国黄金需求的飞速增长,“西金东移”正初步形成,但此前海外人民币黄金衍生品仍是空白,国外黄金贵金属交易所仍没有以“上海金”价格为结算基准的产品。国际上的黄金互换合约、远期业务等大多以“伦敦金”结算,黄金衍生品则以美元为主要结算货币。

  迪拜黄金和商品交易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国是全球最主要的黄金市场之一,迪拜黄金和商品交易所使用该基准价开发的上海黄金期货合约,不仅为迪拜市场参与者创造更多投资机会,同时也将吸引更多国际投资者参与到迪拜市场进行交易,这对迪拜黄金和商品交易所而言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焦瑾璞也告诉记者,迪拜是全球重要的黄金交易中心之一,此次上海黄金交易所与迪拜黄金和商品交易所合作,是上海黄金交易所顺应市场变化,积极推进国际化进程的又一最新举措。此次合作将有助于双方共同构建连接东西方黄金市场的纽带,推动两地金融市场的资源优势互通。

责编:满晓彤